唐朝性自在背地的女子性愁苦

唐朝性自在背地的女子性愁苦

    固然,决不能以为唐代妇女在婚姻题目上已很自在、幸运了。唐代社会在这方面存在两重件,一是自在度对照大,二是终究结果还存在男权社会对女子的榨取。
    唐诗中曾涌现大批写弃妇的篇章, 为弃妇洒一掬怜悯之泪。 比方李白《去妇词》:“古来有弃妇,弃妇有归处。本日妾辞君,辞君遣何去,本家寥落尽,恸哭来时路。”杜甫《美人》云:“夫婿轻浮儿,新人美如玉……但见新人笑,那闻旧人哭。”白居易《母别子》云:“关西骠骑大将军,客岁破虏新策勋,敕赐款项二百万,洛阳迎得如花人,新人迎来旧人哭,掌上莲花眼中刺,迎新弃旧未足悲,悲在君家留两儿。”  
    另外,夫死妻守节的事也有很多。这申明唐人也着实不是无礼教、贞节看法,只是
不如后代那末严格而已。对此,白居易写过一首《妇人苦》的长诗:  
    蝉鬓加意梳,蛾眉专心扫;  
    几度晓妆成,君看不言好。  
    妾身重同穴,君意轻偕老;  
    难过客岁来,心知未能道。  
    目前一启齿,语少意何深;  
    愿引他时势,移君此日心。  
    人言伉俪亲,义合如一身,  
    及至死活际,何曾苦乐均。  
    妇人一丧夫,毕生守孤孑;  
    有如林中竹,忽被风吹折,  
    一折不重生,枯身犹抱节。  
    男儿若伤妇,能不暂伤情;  
    应似门前柳,逢春易发荣,  
    风吹一杖析,另有一枝生。  
    为君委屈言,愿君再三听,  
    须知妇人苦,今后莫相轻。  
    白居易这首诗是为女子鸣不起的,以为伉俪虽轻,在死活的题目上着实不同等,
女子丧夫,“有如林中竹,忽被风吹折,一折不重生,枯身犹抱节”;而须眉丧妻,
虽然临时伤情,但“应似门前柳,逢春易发荣,风吹一枝折,另有一枝生”,以是,
他以为妇人很苦。这申明,我们也不能把唐代的性文化预计太高,它终究结果是封建社
会,从秦、汉时已强调的女子贞节题目终究结果另有不小的影响,夫死妻守节之事仍
多,着实不是个个夫死都要再醮,只不过社会上不制止再醮,不逼令守节而已。  
    在封建社会中,女子有肯定的仳离自在、再嫁自在,但从基础上说着实不能给妇
女带来幸运。关于这个题目,可以用敦煌莫高窟第296窟的壁画《玄妙比丘尼》
来申明。这是一幅内容丰富、很长的壁画,不只有很高的艺术价值,而且有深入的
社会寄义。它是由很多画面构成的,像一套连环画,各个画面的意义是:  
    1.玄妙“宿世”是某富户的大老婆,因本身无子而生忌恨,害死了小老婆所
生之子,两个妇人因而发作争持。大老婆不认可本身害死了这孩子,并举右手指天,
对天发誓说,如果是她害死了这个孩子,下世就要受报应。  
    2.玄妙在当代完婚,生了个儿子。在怀第二胎时,预觉得将有不幸,想回娘
家看看,并把这一设法主意通知了丈夫。  
    3.伉俪二人带了大儿子上路。  
    4.半路上,玄妙分娩,露宿野外。血腥气引来了毒蛇,将她的丈夫咬死。  
    5.玄妙呼天号地地离别死去的丈夫。  
    6.一条大河拦住去路,玄妙让大儿子在河畔等着,先抱小儿过河。玄妙转头
来接大儿,大儿失足落水而死。这时候,对岸的小儿也被狼吃掉了。  
    7.玄妙路遇外家邻人婆罗门。婆罗门通知她,她的父母都已被火烧死。  
    8.婆罗门收容玄妙。  
    9.玄妙再次完婚。  
    10.丈夫酗酒返来,子夜拍门。  
    11.玄妙分娩。丈夫破门而入,又打又骂,并把初生婴儿用油折磨后强制微
妙吃掉。  
    12.玄妙出走。  
    13.玄妙来到一个墓园,听到有人在哭,原来是一名年青令郎在悼念因暴病
而死的新婚宠姬。玄妙上前安慰,互诉忧愁。  
    14.玄妙与令郎完婚,非常幸运美满,举左手对天发誓,愿白头偕老。  
    15.令郎七天后暴病身死。依照这个国度的风习,玄妙被殉葬。盗墓贼来挖
坟,玄妙重返人世。  
    16.盗墓贼头子强行和玄妙完婚。不久,盗墓案被破获,贼首被杀,玄妙第
二次被殉葬。狼来刨坟吃人肉,玄妙又得生还。她因屡遭灾难,非常怅惘,想找佛
问个终究:我为何这么命苦?  
    17.佛通知她,因为她宿世害死小老婆之子,当代应自食统统恶果。因而微
妙看破红尘,落发成为比丘尼(尼姑)。  
    古代这一类的画被称为“本生画”,即经由过程艺术形式来说明宿世与此生的因果
干系, 带有较强的宗教、 迷信颜色。然则,这些故事都反应了社会生活状况。从
“玄妙比丘尼”看来,这个妇女曾四次完婚,除第四次为被迫者外,别的三次都是
志愿的,这在事先是许可的,而且不以再婚为耻、为罪。在这三次婚姻中,有伉俪
互相喜爱的,如和那位令郎完婚;有所嫁非人的,如被第二个丈夫严酷地虐待,同
时还受一些传统的蛮横习俗的危害——夫死,妻要殉葬。总的看来,玄妙的终身十
分痛楚而不幸。为何会如许?壁画故事用宿世与此生的因果来诠释,以为这是命
中必定的,婚姻、贫富、幸运等等,统统是上天支配的,以是没有必要对抗。这也
反应出在封建社会中榨取穷汉、榨取妇女,同时又把这统统归于运气,归于上天,
从而麻醉人们的斗争意志。着实,这统统灾难都是工资的,都是社会矛盾的折射。  
    同时,纵然在这对照开通、性自在度较大的时代,女子受“贞节”虐待的事例
仍有很多。比方,隋朝有个崔姓妇女,十三岁嫁给郑家,丈夫亡时,崔氏年方二十。
守寡的日子着实痛楚,其父不忍心让她再嫁。但是,在贞节观的迫害下,崔氏为了
坚定地注解不嫁之志,剪了头发,割了耳朵,经由过程毁容让本身也让男子断了欲念。  
    再如, 唐代有名的宰相房玄龄年青时, 有一次大病将死,他对老婆卢氏说:
“你幼年,没必要守寡。”卢氏却哭着到帷帐当中,挖出了本身的一只眼睛给房玄龄,
剖明决不再嫁。  
    封建社会终究结果照样封建社会。

    分享到 :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