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朱“人生如梦为欢多少”的纵欲论

杨朱“人生如梦为欢多少”的纵欲论

     
    持这类理论的代表人物是杨朱。杨朱,又称阳子居或阳生,他的事迹少有可考,他的头脑和谈吐散见于《孟子》、《庄子》、《荀子》、《韩非子》、《吕氏春秋》及《淮南子》等书,至于《列子·杨朱篇》,后人考据是魏晋间人的作品,不太可托。
    杨朱是战国早期的道家,然则他和老子“无欲”的主意相反,死力主意纵欲。他的理论中心是“为我”,孟子说他“拔一毛而利世界不为”,厥后成为一句名言,从“为我”动身,他主意纵欲、恣意享乐。
    他主意纵欲的第一个理由是,欲是一种天然的需求,享用“美厚”、“声色”之乐是顺乎天然、顺乎人道的,理应获得知足,人的一般生涯应该是“任情极性”。
    他主意纵欲的第二个理由是,人生苦短,若是不极乐世界,那末时光流逝,今后忏悔也来不及了。他说过:“百年,寿之大齐,得百年者,千无一焉。设有一者,孩抱以逮昏老,几居其半矣。夜眠之所弭,昼觉之所遗,又几居其半矣。痛疾哀苦,亡失恐忧,又几居其半矣。”
    他主意纵欲的第三个理由是性命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,在死神眼前,不管贵、贱、贤、愚一律平等,那些守仁节欲的人,生前活得很辛劳,最多赢得个好名声,然则末了双目一闭,和那些纵欲、快活一世的人也没有甚么两样。“十年亦死,百年亦死;仁圣亦死,凶愚亦死;生则尧舜,死则腐骨;生则桀纣,死则腐骨。腐骨一矣,孰知其异!”因而,照样在生前极乐世界为好,不然,若是为了赢得好名声而搏命节欲,末了实在是太不值得了。
  以杨朱为代表的纵欲论对后代影响也很大,它在实质上代表了一种狂拓不羁、腐败自私的人生观。所谓“人生如梦,为欢多少”,“人生自满需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,所谓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”,在头脑体系上都和杨朱的纵欲论有肯定的联络。

    分享到 :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